景昊

心尖上的舞者

新华网 新华山东 头条 财经 政务 聚焦 社会 齐鲁 县区 网视 专题 图片 食品 旅游 文娱 金融 文化 教育 论坛 书画

      心外科手术作为目前医学中风险最大的一种手术,被人称为在刀尖上跳舞的医术,具有风险高、难度大、成才周期长的特点。

精彩观点
1
景昊

心脏外科发展要立足现状 放眼国际

心脏外科发展要立足现状 放眼国际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1784c72a622dd338d5b895084e6027f8&playType=0

心脏手术的复杂程度、危险性和并发症非常高,近20年我们心脏外科有了一个长足的发展,在国内外同道们的共同努力下,很多过去都不能解决的问题,现在都变得常规了。像一些冠脉搭桥手术、大血管手术、复杂先心的手术,因为在前辈的培养下,我们年轻大夫都成长起来了,而且都有了一个长足的发展和进步。

我本人在心脏外科中常规手术是我们常规开展的手术,其实我们心脏二次手术,我们心脏的很多病患都需要二次三次手术,它和初次手术完全不一样,因为有心包的粘连、心脏解剖结构层次的不清,那么在游离心脏的过程中或者切除原来病变的瓣膜或解剖原来的血管,这就要下很大的功夫,包括以前手术的记录,需要完全的要掌控。这个过程的曲线很长,这个曲线是从看老师怎么做、看国内顶尖医院的专家们怎么做、看国外的这些顶尖医院的顶尖医生怎么做,再结合自己平时的担当和刻苦训练,能做到在二次手术、三次手术的心脏解剖游离方面做的游刃有余,很从容。

近20年中国心脏外科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已经达到了可以说是国际发达国家的水平,包括我们的冠状动脉搭桥、先心病治疗,还有大血管手术,包括我们主动脉夹层、大血管的硬性夹层,是以我们国家孙立忠教授命名的一个手术方式,这在中国的外科史上还是绝无仅有的。其实我们的心外科水平已经和国际接轨了,包括我们的学术交流,我们在汲取国外经验和我们的经验分享给国外的时候,我们国内的水平得到世界上一致认可。其实这与我们国家整个医疗水平的提高是相辅相成的。

1
景昊

用我的传承,让他们尽量少走弯路

用我的传承,让他们尽量少走弯路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f7f13f14187f3d3ed5b895084e6027f8&playType=0

其实从进入医学殿堂那一天,就是怀着对生命的敬畏,性命相托、健康所依。我其实在工作中,一参加工作就抱着一种非常非常敬畏生命的一个态度去工作,我个人来讲,我从事心脏外科,我甚至有一种神经质的完美。我喜欢用墨菲定律来完成我手术前的评估、手术过程和手术后的并发症的预防。我就把所有的可以能够发生的事情都在脑子里过一遍,那么我在手术前做一个严谨、客观的评判,包括和病人、病人家属的沟通,让他们充分了解这是什么病,治疗有什么好的结果,有哪些并发症,让他客观地去面对和接受我们手术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预后结果,包括大部分的良好结果,和少部分的并发症结果。这个过程就需要你把每一个环节,就像放电影一样,去把它每一个环节、一帧一帧地去放,那么在手术中就会尽量去避免,但是心脏外科手术步骤多、环节多,需要麻醉、体外、术后监护,更重要的是手术中的技巧,把它充分、全面地考虑过了,这个病人的并发症就会更少一些,病人恢复的就会更顺利一些。

让病人在尽量短的时间花费更少的钱治好病。这个过程中其实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提升、学习和慢慢达到事业相对稳定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有血的教训,这些血的教训,既从前辈身上,也从我们同龄的成长的医生身上看到。其实前辈所有的教训都是我们宝贵的经验。我在教学过程中我经常给年轻医生说,不能够再踏着血路做心脏外科医生,要把我和我老师传承给我的经验、手术技巧,传承给年轻医生。因为心外科的学习曲线间特别长,这个特别长的曲线里,会有很多很多的经验教训。我用我的传承,让他们尽量少走弯路,让更多的病人因此而获益。

对这个事业其实是一种危机感,危机感在哪里?我觉得当我能够在心外科做成一些事情的时候,我发觉我快老了,我会担心还有很多人不会因为我受益,我会担心我的医学技术、我的经验、我的手术技巧不能够很好地传承给我的学生们。所以说我尽量在教学中把我体会的东西全部教他们。事实上,我们心脏外科医生的发展都是每时每刻在变化的。每一次的手术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都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手术,只有这种态度,我给这些研究生们说,你才能够抱着一个非常严谨、非常敬畏生命的态度,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所以总结起来,就是我的付出不求什么太多的回报,我的付出就是因为病人因我而获益,我就非常欣慰了。

他们(年轻医生)现在就很辛苦,因为现在的教学模式和过去不是一样的,大概在我20年前读研究生时候,我们的临床经验和外科基本功还相对好一些,他们现在从学校、从本科到研究生、到博士,再到临床,这大概要十年的时间,这十年的时间里,除了大量的功课要做之外,还要做科研,临床方面往往会有一些忽略,我会侧重点教他们一些基本的手法。这些基本的手法掌握了,那么就会缩短手术时间,同时他在看我怎么做,我把我的一些经验传授给他们的时候,缩短了他们的学习曲线。

1
景昊

用心去付出 用心去温暖病人

用心去付出 用心去温暖病人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1b6e287054ae8e2dd5b895084e6027f8&playType=0

我出生在农村,一路读书读到医学、参加工作26年。这26年来,其实每天面对的不是病人欢快的笑容,而是痛苦的病容。怎么能解除他痛苦的病容,其实是你每天在努力的,在想方设法的去和病人接近。因为目前的情况是由于资源有限,病人看病难,也是一个普遍的问题。让病人进到医院,让他怎么去接近你,能和你不产生距离感,除了我职业装、白大褂之外,我灵魂要跟他贴近,这非常重要。比如说握手,和他细致的查体,我很多病人在第一次我初诊的时候,都说我是遇到的最细致的医生。

因为很多病人确实他们非常非常的困难,他们当出院之后想再进医院都非常困难了,哪怕是门诊也要排很长时间队,尤其是对一些病号,因为我们心脏外科往往都是一些高龄的病人,活动能力下降的病人,他们比如说刀口愈合不好、比如简单的就是一个复诊,我要听听他的心率、看看他的气色、听听心脏的杂音,他们要到医院来,有时候特别不方便的,我就利用下班时间或周末时间就去,无非就是把我去散步或者喝咖啡的时间去和病人交流。这个时候病人他那种微笑其实是你最大的回馈。

我觉得选择从事了心脏外科这个职业,既有压力又有挑战。这个职业需要心脏外科医生最最基本的两个条件,一个就是肯付出,第二就是温情。和病人交流的时候,和病人整个手术前的讨论、手术后的康复,以及手术中,你都要带着温情去做,这个病人他把你当成亲人,我不是说我刻意地说视病人如亲人,而当病人出院的时候,他依依不舍的那种感情流露,就把你当做亲人。信赖到只有我给他看他才会觉得放心,甚至他们整个家庭中的一些成员非心脏外科方面的一些健康问题,也要找到我咨询。我觉得这是一个你用心去付出、用心去温暖病人才行。我是这样想的,有一天我爸妈甚至我自己也会躺在病床上,那么他也需要这样的医生。我们每个医生都这样做了,我们这个健康事业在临床方面的发展那就会更上一个台阶。

景昊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心外科副主任医师
最热访 会客厅 系列谈 发布厅 现场感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www.wbqg8.com
友情链接:幸运蛋蛋主页  幸运蛋蛋登入  幸运蛋蛋主页  幸运蛋蛋网址  幸运蛋蛋网  幸运蛋蛋手机官网  幸运蛋蛋官网  幸运蛋蛋开户  幸运蛋蛋投注  幸运蛋蛋手机app下载